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牧龍師-第1318章 葬愛鑒賞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
祝明朗很少会去与其他内门弟子切磋,但是内门弟子之间却是非常热衷相互比试。
所以即便还没有进行年比,其实大部分内门弟子已经知晓了大部分人的实力了,甚至自行起草了一份实力梯书,并有了相应的一些称谓。
比如说第一梯队实力的,被内门弟子称之为天人。
比天人的实力稍微差一点的,称之为地者。
地者之后还有百雄。
这一天,小胖墩陈逸辉就拿着一纸长长的梯书过来,一边眉飞色舞的跟祝明朗讲哪些人有多强,一边和祝明朗说着哪些人拥有世间罕有的神龙。
祝明朗没有和那些内门强者切磋,反倒是从陈逸辉这里已经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在场一起喝酒的还有其他几位同门师兄弟,陈逸辉喜欢交朋友,也喜欢人多热闹。
“师弟,师弟,好消息啊!”这时,大执事宋浩快步走了过来,看到祝明朗和陈逸辉在繁华的茶阁二楼喝酒。
他登着楼梯就上来了,脸上满是笑容。
“大执事。”另外几个内门弟子立刻起身行了个礼,陈逸辉立刻叫店家上酒上好菜。
“师兄,一起喝几杯?”祝明朗说道。
“要的,要的,知道师父奖励你什么吗??”宋浩说道。
“什么?”陈逸辉反而比祝明朗更好奇。
醫 仙
“他打算直接收你做嫡传弟子,你只需要到年比中走一个流程。”宋浩说道。
“哇喔,竟有这等好事,朱浪,你这可要宴请大家啊,成了镇山仙长的嫡传弟子,以后我们这些同门都要仰仗你啊!”同门的黄昔说道。
另外两个人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祝明朗。
其中有一位更是特意将刚才的梯书拿出来看了看,以为自己刚才扫过去的时候遗漏了“朱浪”的名字,也就是眼前这个一起喝酒的同门师弟。
嫡传!
还是内定!
虽说南天庭的内门弟子在整个钧天算是相当风光的身份了,但内门弟子之间的竞争是相当恐怖的,别说是天人梯队和地者梯队了,就是百雄弟子中也有诸多是神君级的!
而成为了嫡传弟子,可以说是摸到了月耀神的门槛了,有不小的概率成为月耀神,即便不能够最后突破,那在月神境以下也是叱咤风云的。
就这么一个经常和他们一起喝酒聊八卦,并且被他们认为是实力在内门中排得比较末的少年弟子,竟已经成为内定嫡传了??
怎么做到的???
天帝私生子吗??
“师兄,镇山仙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师弟这边已经有心仪的师长选择了,所以我还是会参加年比,并且争取获得比较高的名次。”祝明朗开口对宋浩说道。
“哎呀,谢什么,都是老乡……咦,你刚才说什么???”宋浩喝了一口酒,本还想在嘴边回转一下味道,却猛然的咽了下去。
喉咙都被烧着了,但宋浩浑然没在意,而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祝明朗。
“我说,代我谢过镇山仙的赏识,我可能会自己选择适合我的仙长。”祝明朗重新说了一遍。
陈逸辉、黄昔还有另外两名同门嘴巴张开,刚刚对饮的酒从嘴边狂漏了出来!
什么个状况??
内招嫡传……拒绝了???
镇山仙也是一位非常强大的仙人啊,很多人都是拜师无门费尽心思讨好都难见一面,结果这位师弟直接回绝了!!
名門官夫人
“朱浪,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没治啊?”陈逸辉终于忍不住说道。
其他人立刻点头,没什么大病的人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师弟,你可想清楚啊,我师父镇山仙是很少开山门收弟子的啊,难得你最近的表现让他心情非常愉悦,破格收你为嫡传,你可千万别扭捏傲娇……赶紧拜入我们门下。”宋浩无法理解祝明朗的行为。
“我想得很清楚了,师兄,我打算拜入到织女星仙的门下,我知道竞争很大,但还是想要尝试。”祝明朗说道。
“谁不想拜织女星仙门下啊,问题是人家那看得上咱们吗?”
“朱浪师弟啊,你不要有不切实际的想法,镇山仙真的挺好的,千万不要放弃这个保送的机会。”
“各位,朱浪知道你们都是为我着想,可我已经做了决定,也有虔诚信奉织女星的意思……”祝明朗拿出了信仰来说事。
一提到信仰,那大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毕竟即便做不成嫡传弟子,成为一个虔诚的信奉也是可以的。
“太痴了,太痴了,师兄我像你这个年纪也是在年庆上惊艳一瞥,当时就觉得织女星才是绝世无双的美人,非她不娶,现如今才明白,仙女与牛郎的故事也就是民间传一传,真正的织女仙何等高贵、乃天帝之女、圣洁、爱情、美丽的象征,而我们真的只不过是凡俗,再怎么修行也断然不可能与之站在同一级位上……”宋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了,只能够抒发自己当年的想法。
“钧天无人不倾慕织女星,连众天神、金仙都尊称她为天琴仙子,虽说摆在我们面前确实有一个可以成为她嫡传弟子的机会,但还是遥不可及啊!”
几个人提到织女星仙,顿时满是叹息。
绝大多数男人都是盲目自信的,女子无意间瞧他一眼,都会觉得对方正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自己。
所以大多男人对自己另一半的要求,都无比之高,高到不切实际都觉得自己能够把这段感情拿下。
可当真有那种遥不可及、美丽与实力超越自身阶级数层的,他们才会产生这样的叹息,没有一丝丝的勇气,自卑的根本不敢接触,纯粹的远望,但酒过三巡讨论的最多的又是这样的女子。
“朱兄,我佩服你的勇气,你是个男人!”
“为了该死的传奇歌颂的爱情,舍弃大好的稳定虔诚,朱师弟乃真男人!”
“癞蛤蟆是应该有自己的梦想的。”
“来,为朱师弟的这个远大目标和真挚的爱情干一杯!!”
“干一杯!”
“风萧萧兮夜漫漫……”
祝明朗稀里糊涂的和这群气氛十足的师兄们干了一杯,同时有一种被壮士送行的感觉。
但祝明朗确实也想不到一个更好的理由去解释自己的行为。
唉,就这样吧。
自己也是十六七岁的年龄,在他们眼里是会犯这种糊涂的,他们都在为自己饮酒送行了,那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每一个少年成长为男人,都要经历这样的一次葬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