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第七百八十六章 我的道路在何方分享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小說推薦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横推诸天从风云开始
在这个世界,人间界有很多知名的人物,飞升到了长生界。
比如小李飞刀李寻欢,飞刀无敌。
比如师妃暄,秋水为神玉为骨,慈航静斋一代天骄。
比如魔门圣女婠婠,钟天地之灵慧,如精灵一般灵动。
又如魔君庞斑,道心种魔,威慑千古。
又如浪翻云,极于情而极于剑,因情用剑,仗剑入道。
这个世界的人间界,似乎是各种古武的世界,发展到现在,与永生大世界给他的感觉不同。
永生大世界毕竟是资源为先,没有足够的资源,什么事也干不了。
尤其神通秘境突破长生秘境之后,会打开仙界之门,从中掉落数不清楚的仙界元气与大道法则,瞬息之间提升一个修士的寿元与肉身。
而长生界这样的世界,自然而然没有仙界这样的东西,修士想要突破境界,到达飞升的地步,很多的心思必须要用在磨炼意志上。
以强大的意志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放在李寻欢的身上就变成了很难接住的刀,放在浪翻云身上就成了一柄极于情的剑。
因世界的贫瘠,他们被迫改变,意志得到了很大的磨炼。
“我的意志还需要磨炼,创出一种属于自己的东西。”
苏离行走在荒岛上,思索着长生界那些飞升的男男女女,诸如李寻欢,他的境界不高,但是能够创造出小李飞刀,而他这些年,除了在遮天界思索了一下自己的道途外,其他的时间依旧在学。
大斋神尊的始祖神拳,逆仙神尊的逆天刀诀。
至于风白羽的诸神黄昏,想学都学不了,那是独家定制。
苏离伸手一抓,无尽世界之力凝聚成一柄神刀,他随意一刀挥舞之间,无数的诗文流淌,刀光过处,如歌如泣。
在这刀光之中,有热血,有青春,有汗水,有奋斗,有逆天而行……
无数人前仆后继,奋勇前行,走上逆天之路!
“这是什么刀法?”
神女兰诺本来在思索这位羽化门掌教至尊的境界,就看见他居然突然使出了一惊天动地的一刀,当那一刀出现在虚空之时,她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沸腾了起来,有一种愿意为人族拼命的感觉。
那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沸腾感,这一刀所过,她所有的神念都被调动,根本不可能运转自身的力量。
当她清醒过来后,那一缕刀光已经在她的脖子前了,顿时惊出一声冷汗。
“逆天刀诀,一位神族的神尊所创,我当时见到之后,也觉得极为强大,这一门刀法,根本不符合他们的本能。”
苏离望着心有余悸的神女兰诺,开口道。
此时所有的刀光全都不见,苏离伸出一只手来,一拳随意轰出,大斋神尊所学始祖圣拳第一式大道腐朽,显现了出来,顿时一种天地万物,一切都要沉沦的气息充斥天地之间。
而在下一刻,大道腐朽,化作了天地立衰,一种力量,气势升腾之间,苏离身边的兰诺就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一拳的攻击直接锁定了一个人千百世的灵魂,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无论是回到过去,还是逃避到未来,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我刚才施展出的是另一位神尊的绝学,始祖圣拳,前两招已经足够恐怖,而第三招永生涅槃,更是可以在一瞬间贯穿古今,毁灭一个宇宙所有的文明。”
苏离收拳,却没有使出第三招来。
“这两位神尊,好强大的力量,他们的力量,实在是恐怖,一拳之间,简直可以覆灭一个文明。而他们的道理又迥乎不同,一个是要逆天而行,开辟新的时代,另一个则是要让宇宙陷入腐朽破灭之中,天地之间,何人永生?”
兰诺依旧有些心有余悸。
“那些道理都是他们的,不是我的,我这一次来到这里,也是想寻找到自己的道路。好了,我们先走一走,他们的大道韵味,你倒是可以学一学。”
苏离开口道,收了所有的气势。
他的体内,三千大道,各种仙术流转,天位法则也在流转,似乎要凝聚无穷智慧,创造出许多的大小神通来。
不过大小神通容易,想要创造出媲美三千大道的无上大道,并没有那么容易。
也就在这个时候,森林之中,有生物飞快接近。
苏离与兰诺的目光看去,可以看到一匹通体雪白的小马,如飞一般踩着林梢,从一株株树冠之上轻踏而来。
小马稚嫩,高不过一米,不过它雪白的身躯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如最瑰美的羊脂玉雕琢而成。
此外,它的额头生有一根晶莹剔透的玉角,让它显得更加神异非凡。
这是一匹幼小的天马,在林间轻奔而来,显得十分神骏。
小马踩着树梢,偷偷打量着立于虚空之中的苏离,一双如黑宝石般的大眼,充满了好奇之色。
渐渐的,这一只小马似乎想要飞过来,落在苏离的身边,只不过它稍微有些犹豫。
动力之王
“你这样的家伙,对别人而言或许会被觊觎,不过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当然,你如果愿意跟随我,这倒是你的机缘。”
苏离望着那只幼小的天马,伸手一招,天马就落在了他的面前。
“吱吱,吱吱。”
小天马一走进苏离的身躯,立刻感受到了什么,宝石般的眼睛一瞬间变得欢喜起来,显然是因为苏离给它的感觉太不一般。
苏离稍微释放了一点八部真龙气,这一种能够增加动植物以及人类寿元与力量的气息就被小天马吸收了进去。
小天马越发的欢喜,围绕着苏离奔跑。
它的血脉之中,都有了一些龙族的气息,整个身躯的力量,也在一瞬间增加了不少。
也就在这时,不远处的鸟林惊飞起无数的海鸟,一个人影如浮光掠影一般。几乎在刹那间就穿过了那片林地,而后来到了苏离不远处。
这是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子,嘴角有丝丝血迹溢出,其容貌称得上英俊,不过一双眼睛,透发着森森寒气。
当他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天马时,目光一亮。
“天马?很好,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