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踏星 愛下-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 因與果閲讀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会这么巧吗?
“把你看到的人画出来。”陆隐对天赐道。
天赐默默将炎刚的样貌画了出来。
众人看着炎刚样貌,很普通的一个人,用天赐的话说,连蝼蚁都不如,蝼蚁尚且需要踩一脚才能踩死,而此人连踩都没必要踩。
陆隐深呼吸口气:“果然是他。”
“道主,此人你认识?”珈蓝之洛问。
三體 劉慈欣
陆隐点头:“这个人算是我最初的敌人之一,在我刚刚踏上修炼界的时候遭遇的劲敌,但这么多年过去,曾经的敌人要么被我解决,要么遗忘,没想到此人竟然又出现了,怪不得藏匿虫巢,看来想向我报复。”
武天思索:“因果吗?”
陆隐诧异:“因果?”
武天道:“因果,是比时间,空间更神秘莫测的力量,难以理解,传说蜃域之内就有因果,人们常说因果报应,因果必然曾经改变过某些智慧文明,以至于一代代传了下来,但至今为止没人理得清因果,最接近的就是道主你以时间为因果,在未来填补过去,还有就是那位青草大师的因果链。”
曾经,陆隐为了对付未女,借用了来自未来的始祖之剑,穿梭岁月,之后为了弥补这段因果,特意修复了一柄始祖之剑送去忆贤书院,那时候的因果无比清晰,是他种的因,就要填补果。
而青草大师的因果链都是猜测。
世间真的存在因果?
陆隐想起释乌杖的木天赋,名为–业果,心中负罪多少,便可被这个天赋具现化出来,形成功法反伤,很神奇,已经很类似因果了。
自己因为种下的因形成愧疚,负罪感,最终都会被返还。
而那时候释乌杖说的一番话也让陆隐重新想起。1
“或许这宇宙,是一个可以被量化的存在,无论是战力,行为轨迹,心情,过往足迹,还是恩德,罪孽等等,都是可以被量化的,任何人,任何生物,植物,动物,或者死物,都可以被量化,或者说,设计。”
“你经历了什么,在某种看不到的高度便会为你记上一笔。”
这是否就是因果?
因果,是在这个被量化和设计的世间行走的痕迹,看到这个痕迹的人,便可解读因果,释乌杖可以看到那一笔,他是否就可以看到因果?
陆隐看着炎刚的样貌,此人与自己存在因果,不是自己,他不会如此,依然会在炼炎星跟随炎锋,或许一辈子只能待在沧澜疆域,但炼炎星会存在,或许炎锋还会与珍妮奥纳成婚,一切水到渠成。
因为自己,炼炎星没了,炎锋死了,他也流离落魄,在宇宙中游荡。
不问对错,修炼界没有绝对的对错,是自己让他变成现在这样,也因为自己,虫巢出现,他恰好得到了虫巢,因为憎恨自己,最终藏匿虫巢,形成现在的局面。
青王的出现就是他的报复,尽管之后他只是个工具,随时可以被抹杀,但他的报复已经完成。
当青王被孕育出来的一刻,自己与他这段因果,是否就没了?
因果,时间,都玄奥莫测,自己看不穿,始祖他们也应该看不穿,那么,高高在上的永生境就能看穿了吗?所以青草大师手腕上才有因果链,因为他可以看穿因果?触碰因果?
如果触碰因果是踏入永生境才可以做到的,那蜃域之内,禁地中存在的因果一旦被掌握,是否意味着踏入了永生境,那,是否就是踏入永生境的路?
如果那条路真是踏入永生境的路,未女就没有撒谎。
一瞬间,陆隐想了很多很多,他貌似抓到了什么,却又没有抓到。
“永恒为什么对你出手?”陆源再次问。
天赐看了眼陆隐,陆隐目光看来,他语气低沉:“因为浊宝。”
“浊宝?”陆源没想到是因为这个。
嫡女鋒芒之醫品毒妃
众人这才想起,天赐应该有浊宝才对,这还是珈蓝之洛告诉他们的,当初第二厄域之战,天赐对外宣称的浊宝是他那柄剑,三尺青锋-无距,珈蓝之洛也是这样告诉陆隐他们的,所有人都被骗了,之后才知道那不是浊宝。
“你的浊宝到底是什么?”珈蓝之洛忍不住问,她被骗了一次,很在意。
天赐无奈:“灵种。”
“什么灵种?”
“我灵化宇宙的灵种。”天赐坦言,面露苦涩:“我灵化宇宙修炼者自灵起踏入修炼,有一次灵蜕的机会,你们应该清楚了,而这枚灵种,可以让我多一次灵蜕的机会。”
众人惊讶,竟是这样。
强者灵蜕很容易获得灵化武器或者天赋,而这种灵化武器或者天赋都很厉害,如果再多一次灵蜕的机会,意味着多一种灵化武器或者天赋,那就不同了。
天赋,无论在哪个宇宙都必然是强者的代名词,陆隐刚踏上修炼之路的时候就知晓,拥有天赋的人,无论实力怎样,无条件加入十决评议会,那可是年轻一辈梦想进入,可以提前掌握权柄的地方,屹立宇宙之巅。
任何一个加入十决评议会的人都会被所有人尊重。
天赐以灵化武器冒充浊宝都不会引起怀疑,可见灵化武器的厉害,等于说那枚浊宝,就是一个灵化武器或者天赋,给他一次实力再度进阶的机会。
对于灵化宇宙的人而言,那是最适合的浊宝。
“永恒就因为要抢夺你的灵种才对你出手的?可他不是灵化宇宙的人吧,得到灵种也没用。”红颜梅比斯道。
武天摇头:“永恒在意的不是灵种,而是浊宝本身,浊宝,本就是奇异的存在,或许永恒想在浊宝上得到些什么。”
陆隐道:“他一直想抢夺江叔的三神器,对浊宝很执着。”
天赐咬牙,怨毒道:“我以为骗过他了,我用假的浊宝骗他带我去见原起,没想到永恒竟看穿,还对我出手。”
“原起?”众人目光怪异。
天赐不疑有他:“原起跟永恒他们在一起,不,应该不在一起,否则原起不可能容许永恒他们对我出手,再怎么说,原起与我都是灵化宇宙的,而且他没理由对付我。”
说到这里,他看向陆隐:“陆主,我一定要杀了永恒,给我机会,让我帮你们对付永恒,我要把永恒做的事告诉灵化宇宙,让灵化宇宙也对付他。”
陆隐不在意,唯一真神既然敢做,就不怕被灵化宇宙知道,在他眼里,与灵化宇宙为敌还没有得到浊宝重要吗?那江叔那边会不会危险?
天赐不知道原起老怪被关押在天上宗,陆隐他们也没说,当然,也没有立刻处死,即便要处死天赐,也不会这么儿戏。
天赐毕竟是曾迫害过始祖的人,堂堂始境强者,他死的意义与其他人不同。
将天赐与原起分开关押,对了,还有一个瑶宫主,都被关押在死气之内。
灵化宇宙那些年轻一辈修炼者中,有好几个人练成了流云的力量,陆隐坐在天上宗后山,抬手,骰子出现,他不需要审问那些灵化宇宙精英天骄,只需融入就可以了。
一指点出。
四次摇骰子都没摇到六点,两次摇到了四点,给陆隐在时间静止空间两年时间,而这两年时间,江山社稷图缩小了大半,噬天罗伞与八部众也都缩小了一些,陆隐心脏处星空的序列粒子中充斥着咫尺天涯,封门八手与吞噬的序列粒子,超越了普通序列规则强者数量。1
江山社稷图由于数次作战,被辰祖都借用了不止一次,序列粒子溢散的厉害,尽管依旧磅礴,却不那么夸张,八部众与噬天罗伞不同,只要将他们完全分解成序列粒子,陆隐体内的序列粒子数量将无比夸张,不会在大天尊之下。
不,光轮数量,必然超越大天尊。
这相当于一百多位序列规则强者的序列粒子了。
如果能把那个印之界给分解了,那才夸张。
江山社稷图的序列粒子来自七十七人,八部众的来自五十一人,噬天罗伞的来自六十二人,而印之界,则是三百五十九人,比前三个加起来都多一倍。
可惜印之界被圆脸老者带走。
陆隐渴望分解更多的序列之基,这或许就是他的路,他走的路与所有人都不同。
十天后,陆隐再次摇骰子,这次很顺利,第二次就摇到六点,然而进入黑暗空间却并未找到光球,不是说离得近就能找到,之前能融入毛球青仙体内也是运气。
陆隐摇摇头,离开黑暗空间,继续摇。
又是十天过去,这次,他摇到了六点,进入黑暗空间,还是没有,倒霉,继续。
十天后,陆隐又摇到了六点,还是没有,紧接着又摇到了六点,还是没有。
陆隐陷入沉思,这就不对了,四次进入黑暗空间,都没找到光球,明显与他预计的不对,是自己太倒霉,四次都远离灵化宇宙那批人?
陆隐看向内宇宙方向,起身,一步踏出,再出现,已经来到星河之上,紧接着再次一步踏出,来到了第五塔外,无人看见他。
这里距离灵化宇宙那批精英天骄就很近了,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