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 線上看-1546 無頭屍看書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回到过去怎么挣大钱,这是个难倒很多人的问题,买彩票不记得号码,炒股需要经验和技巧,炒房更是要本钱和时间,而2005年智能机都刚起步,虚拟币连影子都没有。
“多吃点好东西,再苦不能苦孩子……”
赵官仁将一盘沙拉放在了苏筱面前,老气横秋的语气让苏筱愣了愣,不过还是乖乖的低头吃西餐,养女周扬朵也在切着牛排,可她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用余光偷瞄赵官仁。
‘啧啧~这娘们真白啊……’
赵官仁情不自禁的点上了一根烟,苏筱属于气质型的大美人,明明已经三十六岁的年纪了,可稍微打扮一下就是美少妇,而且皮肤细腻白亮,周扬朵一个大姑娘都没她的吸引力强。
被幫忙穿衣服也不想被小瞧的滑川同學
苏筱惊讶的抬起了头来:“你怎么学会抽烟了呀,抽烟对身体不好!”
“哈~”
赵官仁正在想她怀胎七月了,身材怎么还能如此窈窕,闻言笑着说道:“说的好像不抽烟就能长命百岁一样,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生得意须尽欢,莫待无花空折枝啊!”
“好好说话,小屁孩装什么成熟啊……”
周扬朵瞪眼扬了扬手里的叉子,赵官仁顺手给她倒了杯橙汁,回头将餐厅里唯一的老外经理叫了过来,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英文,说的老外满脸僵硬,再次震撼了母女俩。
“你跟他说什么呀,我怎么看他头上冒汗了……”
学渣周扬朵明显听不懂英文,但苏筱低声说道:“阿辰说牛排不正宗,还说对方有突尼斯口音,在这里冒充法国人,剩下的我就没听懂了,好像涉及到了居留权的问题吧!”
“突尼斯在哪啊,我就知道威尼斯……”
周扬朵茫然的眨了眨眼,谁知老外很快就走了回来,非常客气的奉上了三份甜点,还把桌上的小票给拿走撕掉了。
“突尼斯在非洲,老外非法滞留,餐厅非法用工,他给我们免单了……”
赵官仁把甜点推给了苏筱,周扬朵惊喜的说道:“哇噻~这顿西餐要七百多块钱呢,你也太厉害了吧,学英文还真有点作用呢,小色鬼!你怎么突然跟开挂了一样啊?”
“怎么说话呢,叫阿辰或者小弟,让人听见像什么样子……”
苏筱嗔怪的拍了她一下,周扬朵撇撇嘴也没理会,但男人在女人心目中的地位,大部分取决于他的能力,能力就是魅力,而赵官仁的段位明显在上升,让苏筱不停的打量他。
吃完饭之后赵官仁一抹嘴,背起大包径直往外走去,母女俩心满意足的把甜点打包了,拎着大包小包跟在他身后,但一路都在窃窃私语,讨论着小男人的奇怪变化。
鳳月無邊
“上车!”
赵官仁又拦了一辆出租车,特意让司机在市区内瞎逛,好让他对这座陌生的城市有个了解,而临川市位于全国的西南边,山多水多湿气大,妹子们的皮肤也偏白嫩。
被你的指尖融化
“咦?你来二手车市场干吗……”
周扬朵忽然纳闷的直起身来,出租车已经开进了一座大院当中,数百辆二手车摆的琳琅满目,但司机却急忙说道:“小帅哥!是不是给你妈买车啊,我在这里有熟人,可以给你们优惠!”
“你啥眼神啊,她肚子里是我闺女,你说她是我什么人……”
“呃~你老婆……”
“聪明!不用找了……”
赵官仁丢下一张老人头下了车,苏筱立马涨的满脸通红,周扬朵也尴尬的不知道如何解释,赶忙推开门拎着东西下车,等把苏筱给扶出来的时候,苏筱臊的连脖子都红了。
“妈!他不会要买车吧,他连驾照都没有啊……”
周扬朵惊讶的看向了前方,赵官仁正在几台越野车边打转,两个车商忙不迭的跑了过来,而苏筱咬了咬娇艳的红唇,轻声说了一句,我有!
“这辆泡水车,这辆大事故,你们嘴里能不能有点实话……”
赵官仁不屑的背起了双手,两个车商错愕的对视了一眼,没想到这稚气未脱的少年人也是个行家。
“那你看看这台途胜,原版原漆,上牌才五个月……”
一名车商急忙给他介绍,但赵官仁却走到了一台白色的SUV前,拉开车门看了看又翻了翻,问道:“这台CRV刚死过人吧,男的女的?”
“我去!这你都知道啊……”
车商震惊的挠了挠头皮,说道:“事故真不大,几根钢管扎穿了挡风玻璃,一个中年男的正好被扎死了,只换了玻璃和座椅,你诚心买就给七万五,没死过人最少十三万!”
赵官仁扔了根香烟给他,说道:“你这老板一点不诚信,只是换了座椅套,七万块,卖不卖吧?”
“你是打听好才来的吧,卖卖卖……”
对方非常郁闷的点了点头,但赵官仁又说道:“这车是送给我女朋友的,死过人的事不要说,我会在合同上注明我已知晓,问价格你就说十五万,让其他人也别多嘴啊!”
“嘿~你可真精明,眼光也贼棒,这姐俩真心漂亮……”
寻宝
车商笑呵呵的跑进了办公楼,赵官仁也招手叫苏筱她们过来,但苏筱却吃惊的问道:“你、你真给我买车啊,有钱也不能这样乱花呀,这车我不能要,实在太贵了!”
“那就挂在我名下,你来开,反正我也没驾照……”
赵官仁笑道:“不要总以为我图谋不轨,咱仨也算是相依为命了,有台车你出门买菜做孕检都方便,万一你突然要生了,晚上打不到车怎么办,我可不想看你瘫在路边,羊水流一地!”
“妈!阿辰说的对,有车方便多了……”
周扬朵拉着她走到了车边,等赵官仁签了合同付完钱之后,车商带着他们一起去过户,路上把价格吹到了十五万,最后赵官仁以他未成年做借口,还是把车挂到了苏筱名下。
“你烦死了,这下我真说不清了,人家肯定以为我骗你钱……”
苏筱满腹牢骚的走回了车边,赵官仁拉开门把车钥匙丢给她,笑道:“好像你之前没骗过一样,阿辰!奖励你抱我一下,大宝贝陪你出门了,苏筱!我走过最远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不许说!还不是你逼的……”
苏筱羞愤欲死的瞪了他一眼,等周扬朵从卫生间出来之后,她连忙挺着大肚皮坐上了驾驶位,她以前也是有车一族,但再次开上车还是颇为激动,嘴巴一直笑的合不拢。
“吔!我们家又有车了,快放歌……”
周扬朵兴奋的爬上了后座,赵官仁坐在副驾上以防女司机作死,但苏筱的技术还不错,母女俩对十五万的车也很满意,周扬朵还打电话给同学装逼,05年买辆车还是挺壕的。
“咱们先陪你做孕检,再去看看你奶奶,托老所说她想你了……”
赵官仁漫不经心的点了根烟,苏筱顿时温柔无限的看了他一眼,那不是一种看小孩子的眼神,而是一种男与女之间的燃点,但一个遍体鳞伤的女人,很难再轻信曾伤害过她的男人。
‘临川市的地形可真复杂,不好办哦……’
赵官仁始终注视着街道上的变化,他还没有找到危机所在,挣钱暂时放在第二位,反正六十多万够花好一阵子了,让苏筱母女信任他才是关键,否则一旦出事就没法收拾了。
……
陪苏筱做了孕检之后才知道,还有一个多月就是她的预产期了,只是她人瘦肚子又小,这才看不出具体的怀孕月份,但赵官仁却发愁了,这小婴儿妥妥是个拖油瓶。
孕检完赵官仁又买了些营养品,坐着车来到了老城区的托老所,苏筱的奶奶明显时日无多了,但苏筱自然不愿放弃,而老人家谁都不记得,唯独没把她的大孙女给忘了。
“小小!你什么时候结的婚啊,娃儿是谁的啊……”
老人家颤巍巍的摸着苏筱肚皮,苏筱尴尬的笑着也不说话,但赵官仁却握住老人家的手,笑道:“奶奶!娃儿是我的,我是你孙女婿,小小老牛啃嫩草,把我给啃啦!”
“去你的!少瞎说……”
苏筱又闹了一个大红脸,垂下头躲避陪护的古怪目光,但老人家却乐呵呵的笑道:“不老!你不老,跟我们家小小一般大吧,我回去跟她爸说,酒席钱我给你们出!”
“哎!谢谢奶奶,明年请您喝喜酒,祝您长命百岁啊……”
赵官仁恬不知耻的连连点头,苏筱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了,可聊了一小会之后,周扬朵忽然握着手机跑了进来,急声道:“妈!我二叔死了,我二婶说他被人杀了!”
“怎么回事?谁杀的……”
赵官仁猛地从床边站了起来,可周扬朵却惊恐的摇头道:“不知道!中午吃饭还好好的呢,睡完午觉他就在医院里散步,刚刚被人发现漂在池塘里,脑……脑袋没了!”
“天呐!谁这么恶毒啊……”
苏筱也惊骇欲绝的站了起来,赶忙跟床上的奶奶告别,三人一起出门驱车赶往医院。
等到了医院内部的时候,警察已经把小路给封了,许多病人围在深处的休闲花园外,远远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哭嚎声,苏筱赶忙把车停在了小路边。
周扬朵焦急万分的跑到了警戒线外,喊道:“警官!我们是死者家属,让我们进去吧,我二婶在里面!”
“你们进去安慰一下吧,不要靠近池塘……”
警察点点头放他们三人进去了,周扬朵家也没啥亲戚,她二婶坐在路边的石凳上,抱着刚上初中的儿子大哭,而池塘边用白布盖着一具尸体,看形状明显没有脑袋。
“领导!我二叔是谁杀的,脑袋去哪了……”
赵官仁精准的找到了一名便衣领导,对方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精神科跑出来一名精神病人,在假山后把你二叔杀害,但那人说话颠三倒四,我们也在寻找凶器和头颅!”
“谢谢!我去给他鞠个躬……”
赵官仁故意提高了声调,走到尸体边上鞠了一躬,见没人注意他又猛然掀开白布,看了两眼又迅速盖了回去,转身默默地往假山边走去,痕检组的警员正在勘察现场。
‘一刀掉头,伤口平滑,长刀,异常锋利……’
赵官仁暗忖着来到了假山边,一眼就看到了喷溅的血液,从花坛边一直喷进了池塘中,还有一排洋洋洒洒的血液。
“背后偷袭!”
赵官仁顿时眉眼一跳,沉声说道:“头没了还往前走了两步,摔进池塘,头颅被凶手拿走,跳到……卧槽!跳上了假山,莫非不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