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諸界第一因 線上看-第319章 楊獄:我無敵了!(第二更)鑒賞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大雪之下,鲜血飞舞,泥泞之中,断臂翻滚。
包括唐百列在内,一众六扇门的捕头心中皆是剧震,铁峰等人更是呆若木鸡。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过去的一年多,他们不止一次听说过杨狱功行大进,做下种种大事,可对于其武功如何进步,如何强大却着实无法想象。
然而此时,眼见得自白州而来的名捕上官堂如此轻易的败落,手臂都被斩下来,方才知晓这位的武功已远超他们的想象了。
这口刀……
一滴滴冷汗滑落,也不知是被刀气所逼,还是因断臂之痛,上官堂的面沉如水,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口刀。
一口十炼刀,怎么可能锋利到如此地步?
捏住此刀感受到杨狱超乎寻常的巨力之时,他便向着折断此兵,以他的指力、掌力,爆发足下,足可折断。
然而,这一折之下,他的五指就应声而落,护体真罡居然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自己多年打磨的筋骨,也没有起到丝毫阻挡。
杨狱也在看着自己这口刀,浴血开锋后,这口两刃刀的命数更为直观了,一抹唯他可见的金光泛起。
【命属贪狼:天星欲之兵,贪狼喜金,故克金铁。贪狼嗜血,出必见血。贪狼好色,见女则刚。
贪狼食气,破气破罡。】
杨狱打造的这口两刃横刀合有一金一绿二白一灰,五条命数,其中精华自然在于贪狼。
这一抹金色,几乎等同人中之王,其强横处,非实战不可感知。
催发此刀时,以杨狱今时今日的体魄气力,都需十分小心,好似驾驭着一头恶兽,对于他刀法的增幅,更是有些出乎预料。
“下次空手入白刃之前,上官大人切记带一副手套,至不济,也带上指套、指虎……”
看着面色难看的上官堂,杨狱语气一顿:
“也不对,大概是没下回了……”
上官堂的武功极好,几乎不逊色于方其道,以他今时今日的武功,也未必就能轻易拿下,本还备有杀招。
但谁能料到这位居然想着以空手来接自己的刀……
“要杀便杀。”
上官堂闭上双眼,他的脸色极差。
相比于一念之差就惨淡落败,断臂之痛都似乎显得微不足道了。
“你不服?”
“你还想让我服?!”
听到这句话,上官堂几乎气的笑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夫岂会服你?!”
“手下留情!”
这时,唐百列等人方才从上官堂的速败之中回过神来,眼见上官堂还要激怒杨狱,忍不住高声呼喝起来。
“杨,杨兄弟,手下留情。”
铁峰也是一头冷汗,忙上前几步:“你,你若是杀了他,就再无转圜余地了……”
“怎么,只有他能杀我,我杀不得他?”
闻言,杨狱反问。
这一问,铁峰哑口无言,唐百列也皆说不出来话了。
倒是赵青川沉声道:
“杨狱,你叛离朝廷不过两月,难道就全然忘了自己也曾为公门中人吗?”
“杨某此时,可只是个通缉犯。”
杨狱淡淡回应。
“你是不敢杀老夫吧?”
这时,上官堂冷笑起来,他深陷的眼窝染着血色:
“听说徐文纪上书朝廷,极力为你开脱,想来,你还想着有朝一日回归公门,所以,你根本不敢杀老夫。
否则……”
嗤!
话音戛然而止。
杨狱手臂前递后又归鞘,一滴鲜血落地,上官堂偌大的身躯轰然到底,溅起了大片泥泞。
“你猜错了。”
杨狱淡淡回答。
他从来不是个嗜杀之人,可也不是个心慈手软的,断无有人来杀自己,还收下留情的道理。
秒杀 小说
他之前之所以停手,本是想从此人口中问出什么,但这时,突然就不想问了。
“你,你……”
眼见得杨狱如此果断下手,唐百列等人神色皆变,但,又复归于默然。
人都死了,再说什么也都没有了用处了。
“你真杀了他……”
赵青川脸色难看。
杨狱却没有理会这两个老上司,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六扇门驻地,一干人如临大敌,脸色难看,却也无法阻拦。
赵青川额头青筋暴起,却被唐百列死死拉住,上官堂尸骨未凉,他们即便上,也不过平添几具尸体罢了。
只有铁峰默然跟上,行至后院,方才一叹:
“杨兄弟,对不住……”
“有什么对不住?”
杨狱神色如常,遥隔数个院落,就听到了赤眸白鹤暴躁的凄鸣,这鸟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到来。
事实上,他此来青州,本就是为了这只鸟。
朝廷的追杀未至,不过是因为路途太过遥远而已,该来的,迟早要来,是以,这只鸟就很重要了。
以他的箭术,若是有这么一头鸟为助力,朝廷即便来再多人,他也无惧。
“之前你若是不来,我只怕就要‘知无不言’了……”
铁峰叹了口气:
“上有老,下有小,我的脊梁,已然没有了……”
他无从知晓杨狱是如何遥隔数十上百丈听到他们谈话的,但从他的话中,显然他必是知道了的。
“哪有那么多如果?”
杨狱笑了笑:
“咱们倒是有些交情,可也犯不上为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就赔上自己的前途,家小。”
“你,你不怪我就好。”
铁峰苦笑。
“怎么会怪你?你能犹豫那么一会,说实话,杨某就很欣慰,至少在这青州六扇门,还有你这么个朋友。”
杨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假如之后再有人来问你,你只管说就是,我不怪你。”
说罢,向着赤眸白鹤走去。
“杨兄弟……”
望着杨狱的背影,他心中有些羡慕,有些失落,更多的还是复杂。
羡慕他的洒脱,失落于自己的无力,曾经年少曾梦想弄潮天下,实际上半生里蝇营狗苟。
数月之前,听说杨狱自毁前程之时,他心中还有些扼腕叹息,可如今想来,这样的决断,自己根本没有。
可若是有办法,生而为人,谁又愿意委曲求全……
“老铁在六扇门,只怕待不下去了……”
耳畔是赤眸白鹤的凄厉鸣叫,心中则想着铁峰。
杨狱不认为铁峰必须要舍弃前程、冒着妻儿家人遭受威胁的风险为自己遮掩些本就不重要的东西。
可自己此来,铁峰再想留在六扇门,也难了。
“或许可以让他去寻徐大人……”
盘算着如何安置铁峰,杨狱已感受着了空气的燥热,那头赤眸白鹤暴躁无比,活似炸了毛的狸猫,不住发出威慑的鸣叫。
【赤眸白鹤】
【命格:刚烈】
【命数:一青二绿一白二灰】
【天赋异禀(淡青)、认主(深绿)、钢筋铁骨(淡绿)、气血强盛(白)、暴躁(灰)、短命(灰)】
【状态:饥饿】
这头赤眸白鹤的命当然比那条狗好太多了,不但命数要好,且有着命格。
因此,想要收服这只鸟,绝非易事。
不过,那是之前,现在,可就不一样了,以通幽改易命数,这大抵比起六扇门案牍室里记载的那些驯服禽鸟的秘术要强无数倍了。
唳!
……
……
唳!
相距青州城数万里之遥的高空之中,渺渺小真人悠悠醒转,短暂的愣神之后,也不顾还在半空,跳起来就是一顿打。
直打的自己双手发麻都不肯罢休。
“好你个大呆牛,居然,居然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小道童气的浑身哆嗦,可奈何手太疼,只能恨恨的作罢。
“小祖宗,您知道自己送出去了什么吗……”
牛三苦笑。
心中就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再补一下了,不过,这龙渊道城都遥遥可见,再打,自己小命怕是都没有了。
“不就一张符?”
渺渺毫不在意,他师祖、师父、师伯、师叔、师兄们,包括他自己,哪个不会画符?
对于旁人来说价值千金的符箓,他自己着实没觉得有什么好珍惜的。
“不就……”
牛三气的身子一晃,太阳穴突突直跳,却也没敢再打一下,只得苦笑叹气:
“那可是道爷从大内求取传说中‘贪狼精血’所化的七十二张灵符中的一张,本来是要上供给陛下的……”
“七十二张呢,我送一张怎么了?”
渺渺小真人意识到不妙,但还是硬着头皮,不愿意承认自己做错了。
贪狼精血,他倒是有些印象。
据说三百年前,岭南道山中曾出现一头传说中的妖魔,当时天下震动,朝廷派出好些高手去,付出巨大代价才将其斩杀。
其血,就是最好的画符材料。
“希望道爷这遭回来,不会生气……”
牛三满面担忧,早知道出去会这么多事,自己死都不会让他出去。
提到了师祖、师尊,小道童少见的有些忧愁思念:
“也不知师祖他们去干什么去了,这一去都一年多了,也没个音讯,该不会死了吧?”
“……”
牛三无言以对,这时,白鹤发出一声鸣叫,一个俯冲,横亘于平原水脉之间的巨城就近在眼前。
“遭!是那小子!”
突然,渺渺小道童骇了一大跳,死命抓住白鹤,让其升了起来。
牛三一瞥,看到城外兵甲环绕的华贵车辇,绝了进出的城门,也打了个冷颤:
“是小世子……”
“快走,快走!”
渺渺小道童只觉浑身爬满了虫子,火急火燎的大喊:
“本真人怕了他,怕了他啦!”
最強咒族轉生~一個天才魔術師的愜意生活~
“避一避也好,避一避也好。”
牛三少见的表示赞同,没有去阻拦,回望向城下的眼神中,也满是忌惮……
龙渊卫拥簇,朱紫车辇,足可封禁一道城门,来人的身份是谁,简直不言而喻。
在龙渊道城有这样权势的根本没有几个人,而会让渺渺小真人如此惧怕的,也只有一个人。
想要舍棄破壞一切程度的能力時的故事
那就是龙渊王府的小世子,张承文。
而他之所以能让渺渺小真人如此恐惧,还得从一年前,他送到符水观的那一封让整个龙渊城哗然的,
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