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天啓預報 愛下-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幻夢相伴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姓名?!”
在不知何时开始的恍惚中,槐诗听见了不快的敲桌子声,“听见我说的话了么!”
嘭!
突如其来的巨响让他的肩膀哆嗦了一下,猛然惊醒,才恍然发现,自己又走神了——就在自己部门主管的办公室里,对于自己前途至关重要的谈话会上……
欲言之語 欲聞之事
“姓名?”年轻的主管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
“啊?哦哦,槐诗!”
槐诗赶忙挂出讨好的笑容,解释道:“木鬼槐,言字旁那个……”
“差不多得了,我识字。”
名为原照的主管斜眼,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档案:“槐诗,男,三十岁,是你,对吧?”
“对对对。”
槐诗用力的点头,生怕这次反应再慢了,惹得主管不快。
“看看你写的这简报是什么?姓名?年龄?性别?小孩子自我介绍么?都几岁了?!”
原照嗤笑了一声,抓起了手里的报告,没好气儿的丢进他的怀里:“让你写工作纪要,九年了,槐诗,你来公司究竟做了什么?!”
“呃……”
在呆滞中,槐诗不安的回答:“就是……工作?”
“什么工作,写上去啊!你不写难道让我亲自问么?问你你能说出个什么来?”
原照拍着桌子,越发的恼怒:“问就是跑业绩,业绩每个月都是擦着及格线过关,绩效和考勤根本就只能凑合——你这个年龄,已经不小了,小槐啊,你怎么就一点事业心都没有呢!”
“我一定努力,一定努力。”槐诗讨好的回应,可啪的一声拍桌子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桌子之后,年轻的主管指着他的脸,质问:
“你知道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和氛围么?”
“呃……”
槐诗下意识的向后仰了一点,疑惑:“团结向上?”
“团结个屁!”
原照握拳,瞪大眼睛:是狼性!狼性!狼,你懂么?你看看你,这没精打采的样子,跟条狗一样,还怎么办得好业务和工作?拿出点动力和信心来!动力,信心!”
“……哦。”
任凭原照如何的鼓舞和言说,槐诗依旧一副死狗的样子,似懂非懂的看着他。
到最后,年轻的主管终于放弃了,懒得再跟他说这些了,直截了当的问:“上星期天我怎么没在工位上看到你?”
槐诗吭哧了半天,瑟缩回答:“女朋友……约会……”
“女朋友?像你这个年纪,还敢想女朋友?女朋友重要还是你的事业重要啊,小槐啊,你都三十好几了,怎么一点事儿都不懂!你的排名都快垫底啦,垫底了。”
原照嗤笑,拍着桌子怒斥:“你看看你的业务,也没跑下来几个。最近公司要裁员的,到时候你去底层当臭要饭的没关系,可别拖累整个部门的排名降低!”
“我、我每天都在跑的,上周我每天都加班八个小时……”
“才八个小时,就别拿出来说了,丢人现眼。”
原照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瞥着他的样子,“你到现在还没用过增强件吧?这种效率,怎么比得过人家?我要是你,就赶紧去买一个,脑部芯片或者是激素插件,都比现在强。”
“我没、没钱……”
“最近肺的行情那么好,卖掉换一个不就是了?你不是负责这个业务的吗,抵押贷款,很方便的。”
原照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下个月,别让我再看到你这么丢人现眼的业绩了,不然的话,自己麻溜一点提着东西走人。
你不想干,有的是人想干!”
等几分钟后,槐诗耷拉着脑袋,像是行尸走肉一样从办公室走出来。
听见了不远处茶水室里传来的冷漠笑声。
几个实习期的新人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幸灾乐祸。
“嘿,听说那个要被开除了?”
“活该,谁让他自己那么废物,拖累部门排位。”
“给他机会他不中用啊,一点拼搏努力都不懂,光顾着懒,每个月加班时间连二百个小时都没有,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公司来的——”
那些眼瞳里带着血丝的年轻人们娴熟的分发着市面上的药物,吸入或者是注***神越发的亢奋,空洞的眼瞳里重新洋溢起发亮的神采来。
看到了活生生的笑话从门外路过,就毫不克制的哈哈大笑。
而在办公室里,繁忙的工位后面,也只有偶尔几个人抬头看了过来,很快又毫无兴趣的收回视线。
电话的声音此起彼伏。
哪怕是夜色早已经升上天空,办公室里依旧热闹如故,窗外高楼之间的霓虹闪烁着,层层高架上的车水马龙,天穹上的飞艇还在播放着鲜艳的广告,滚滚声浪从喇叭中洒落。
“人生难免困苦,不要因为今日的低谷,阻挡明日的阳光。”
“投资、理财,奔向美好明天。”
“福音金融,您的好朋友~”
槐诗坐在自己的工位上,茫然的看着窗外的光芒,许久,一直到飞艇远去之后,才看到屏幕上已经快要刷满了的工作邮件。
放下空空荡荡的水杯,埋头进入其中。
一直到凌晨一点钟的时候,将今天的客户回执和资料全部处理完之后,他环顾四周,办公室里似乎依旧没什么变化。
一片忙碌。
他提起自己的外套,蹑手蹑脚的走出门外。
无数如密林一般的高楼下,灯光闪烁的广场上,依旧还有这稀疏的人影在举着牌子,看到他走出来之后,便围了上来,隔着冷漠的保安,向着他嘶哑的呐喊:“福音金融,丧尽天良!”
“还给我们退休金!还给我们工伤赔偿!!!”
“还我心脏!!!”
可跟自己说有什么用呢。
高管们从来不在乎这些,甚至在中层广场的停车场就直接走了,怎么可能到底层来?
槐诗拉起围巾,缩进阴影里,匆匆离去。
“行行好吧,先生,求求你了。”
无视了破旧毡毯上乞讨的人影,还有小巷里那些游手好闲的流浪汉,他抱着从便利店里买来的晚餐,匆匆走向了自己的家。
可斜刺里,却忽然窜出了一个人影,拽住了他的手。
这样的画面那么熟悉,以至于让他觉得:这个人有可能下一瞬间就会倒地毙命,呕出来的血里还有一条金鱼。
金鱼?
为什么是金鱼?
不过,那个人却并没有倒地碰瓷。
在昏暗灯光下,他凑近了,那一张莫名其妙让人联想到犬类生物的猥琐面孔抬起来,压低声音说:“朋友,请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为你介绍我们的天父救主,巴哈……”
不會吟唱的鳥
“走开,走开!没空——”
槐诗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瞬间跳动到了极限,莫名的惊恐让他甩开了那个拽着自己的人,狂奔。
跑出很远之后,他回头看过去,却发现那个人影还站在路灯下面。
望着他。
笑容诡异又暧昧,让他的心脏又是一阵抽搐。
妈的,神经病啊!
他摇了摇头,加快脚步,走向了远方老化的大楼。
路过一家中介所的时候,他的脚步微微停了一下,看到广告上的灿烂笑容:四千二百万,您将在圣都拥有百尺家园。
他下意识的盘算了一下自己存折上干巴巴的数字,还有自己能够作为员工在公司内部拿到的贷款优惠,吞了口吐沫之后,不再去看。
回到狭窄的出租屋里,将冷掉的晚饭塞进微波炉打热之后,他才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隔断间,坐在桌子上,低头吃了起来。
在吃饭的时候,拨通了女朋友的视讯。
在镜面的投影中,等待的画面持续了许久之后,终于被接通了。他看到了熟悉的侧影。女人似乎疑惑与他的通讯,回头看了他一眼:“今天这么早回家?”
“是啊,事情少。”
槐诗低头扒饭,看到她在镜子前化妆的样子,愣了一下:“要出门么?”
“对啊,约了奥利安娜她们蹦迪。”
女友向脸上贴着最新款的闪烁刺青,眉飞色舞:“看,今年的最新款,今天我要晒死她!”
“那个女人……”槐诗忍不住皱眉,想起那些不好的风闻:“少跟他们来往。”
女友好像没听见,依旧对镜涂抹着,嘴里还在念叨:“今天奥利安娜男朋友给她买了一个崭新的项链,那小贱人动不动就抬手去薅头发,气死人了……我前些日子看到一款……”
第不知道多少次了。
槐诗烦躁的顿了一下筷子,打断了她的话:“戒指耳环项链,一天就知道这个,我攒点钱容易么!”
“说一说怎么啦?你那点工资养活的了谁啊!”
女友生气了,瞪着他:“攒了这么多年,连个房子的首付都付不起。升职,升职,升职……前年你就说升职了,现在升了么?你升了个屁!真是受够你了!”
槐诗愣了半天,想要说话,可她直接把通讯挂断了。
寂静里,他低头看着桌子上空空荡荡的饭盒。
最终,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落雪瀟湘 小說
只是,忽然回忆起回家时经常路过的那家店面,还有她念了好久了的发饰经典款。
很久没有送过她什么像样的东西了。
咬咬牙,给她买一条吧。
可当他再次拨回去的时候,却被挂断了,再被彻底拉黑之前,收到了分手的消息。
“……这么快吗?”
他茫然的呢喃,将饭盒丢进了垃圾桶里,洗了把脸,最后看了一眼终端工作群里999+的消息,好像在说裁员什么的。
关上屏幕,他躺在床上,在隔壁尖锐的争吵和哭声里昏昏睡去。
熊熊勇闖異世界 ~今日也是熊熊日和~
只是第二天在闹铃声里醒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脸上是湿的。
好像哭过一样。
他想了很久,才想起来。
在梦里,他好像和现在不一样。
他成为了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