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 線上看-1508 十七年的愛看書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孙玉麟狐疑的挂上了电话,看着并肩而坐的赵官仁问道:“谁是张平河,萍萍怎么会打给他?”
“当时我的手机应该是没电了,报险用的都是修理厂座机……”
赵官仁皱眉说道:“张平河曾是我合租的室友,你应该知道那家伙,他当年对萍萍图谋不轨,老龙就设计了一个仙人跳,最后又逼他说跟郑萍萍偷情,导致我跟萍萍分了手!”
“没错!我想起来了,他偷看萍萍洗澡……”
孙玉麟回忆道:“老龙他们把他揍了一顿,让他赔了两万块钱,难道萍萍打电话给他是找你吗,但萍萍也不可能让他帮忙啊,可我明明听见萍萍说,你快点开车来水库,有急事!”
赵官仁说道:“张平河失踪十七年了,疯牛案之后就不见了!”
“失踪了?他妈的!萍萍一定是他杀的……”
孙玉麟错愕之后又怒声道:“他当年肯定有什么事在附近,萍萍当时也是急眼了,找不到你就找了他,他逮住这个机会就狠狠地报复,而我去卫生院再折返回来,四十分钟萍萍就死了!”
“你仔细想想……”
赵官仁严肃的问道:“你有没有跟人提起过周兰芝,会不会让人顺藤摸瓜找到埋尸地,如果不是让老龙和吴承光他们知道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张平河还没死!”
“不可能!老龙质问过我,为什么隐瞒萍萍的事……”
孙玉麟又起身打开了音乐,笃定道:“我只说担心解释不清楚,我也是跟吴承光他们这么说的,而且他们当晚弄死了人,我们互相都不打听,要不是你把周兰芝挖出来了,我都快忘了这件事了!”
天價傻妃要爬牆 小說
“那就证明张平河没死,他当晚在附近盯着你,再一路尾随……”
赵官仁说道:“你是不是跟吴承光发生了冲突,从郑洋洋的死开始,到老龙他们挨个被灭口,全是一个叫夏明东的人在操作,他之前是警校的警察,而且他们想一箭双雕,你和我!”
“夏明东我没听说过,不过矛盾确实很多很深了……”
孙玉麟昂起头说道:“去年郑洋洋坠楼死亡的时候,郑维龙说一定是把你逼急了,紧跟着胡芯蕊她老公也被你干掉了,那时候我们才开始紧张,知道你在翻当年的案子了!”
“什么玩意?这种时候你可不能胡说啊……”
赵官仁诧异道:“郑洋洋是被杀手干掉的,胡芯蕊说是老龙请的杀手,她老公也死的不明不白,而且你说给她上千万分手费,结果里面放了两颗手雷,差点把警察给炸死了!”
“放屁!你把胡芯蕊叫过来,老子当面跟她对质……”
孙玉麟猛地直起身说道:“我什么时候说给她分手费了,她值一千万吗,再说我吃饱了撑的,放手雷作死啊,郑洋洋也不是老龙杀的,那可是他堂妹,她死的时候老龙吓了一跳,马上就打给我了!”
“这里聊不下去了,你挑个地方我把她们叫过来……”
赵官仁起身就要拉开车门,孙玉麟拉住他拨了吴承光的电话,按下免提键冷笑道:“五哥!怎么不来给我接机啊,你搞出这么多事想坑死我吗,我倒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让超子过去了,看到你带着金疯子上车了……”
吴承光沉声说道:“那家伙跟你说了不少吧,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信他还是信我啊,哥哥从来都没有坑过你,只有小龙的视频是我失策了,让那小子反将了一军,剩下的事与我无关!”
“我把你当大哥,你真把我当表弟啊……”
孙玉麟冷声说道:“当年你上过郑萍萍没有,在我之前也就算了,那天下午你把她水库边带回来,你敢说你没上吗?”
“郑萍萍就是个婊子,给钱就能上……”
吴承光说道:“这些年你玩了这么多女人,早该看穿她的本质了吧,我不说是不想破坏兄弟间的感情,不是故意看你笑话,再说女人而已嘛,不行你过来跟你嫂子睡一觉,好不好?”
“谢谢五哥的好意了,夏明东你认识吗……”
孙玉麟开门见山的问了出来,吴承光缓了一下才说道:“不认识!你要想找我翻旧账,咱兄弟就坐下来好好的聊一聊,天涯海角哥都陪你去,你马上就四十岁的人了,不要听姓金的挑拨离间!”
“好!我明天就去找你聊……”
孙玉麟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但赵官仁却笑道:“听出他在撒谎了吧,提到夏明东他就卡了一下,夏明东的老婆是他狗头军师的白手套,叫钱柳,你打个电话问问就知道了!”
我能複製一切技能 小說
“原来是钱柳,我知道她,去市区聊吧,萍聚茶社……”
孙玉麟下意识侧头看了一眼,谁知他忽然猛颤了一下,难以置信的望着不远处的一盏路灯,路灯下站着一位白衣姑娘,拎着个小皮包,戴着顶红帽子,很甜美的冲他微笑。
“萍、萍萍!萍萍在外面……”
孙玉麟结结巴巴的拉了一把赵官仁,赵官仁疑惑的朝外看了看,他是真的什么也没看见,皱眉道:“你特么在飞机上嗑药了吧,还是做贼心虚啊,哪有什么萍萍啊?”
“在那!路灯下,你……”
孙玉麟惊恐的又拉了他一下,结果回头之间人就不见了,他的脸色瞬间一片惨白,脑袋上渗出了一大片冷汗,颤声道:“真、真的是萍萍来了,还穿着她当年的衣服!”
“恭喜你!见鬼了,有的时候不信邪不行啊……”
赵官仁摇头说道:“郑维龙出殡的时候,他的骨灰盒正好摔进了萍萍溺毙的地方,一粒都没捞上来,然后张广生的小老婆就浮上来了,那女的当年跟你们一块进的山!”
“杨岚跟我说了,但真不是我干的……”
孙玉麟擦着头上的冷汗说道:“萍萍刚刚还对我笑呢,她是死的冤啊,听到咱俩在这替她找仇人,她一定是出来感谢我们了,萍聚茶社就是为她建的,我当年是真的爱她,她是我初恋啊!”
“你多少年没给她扫墓了,还爱她,我可是经常去……”
赵官仁不屑的开门下了车,谁知孙玉麟问司机要了三根烟,跑到草坪边上点燃又鞠躬,冲着路灯说道:“萍萍!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为你找出凶手,带着好消息去给你扫墓!”
神道 丹 尊
“没想到啊,还真不是他干的……”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抠了抠下巴,萍萍有没有现身他不知道,反正这回真不是他搞的鬼,但孙玉麟吓的脸都青了,肯定不敢当着死者面撒谎,凶手应该是另有其人了。
“萍萍!过年前我会去看你的,等我……”
孙玉麟把香烟插在了草地上,深深鞠了一躬才回到车上,而赵官仁也领着保镖往回走去,此时女人们都坐上了一辆大巴车,他坐上保姆车一路驶回市区,来到了一座僻静的小院外。
“哥!你不怕他在这动手啊……”
几个当事的女人不安的下了车,赵官仁笑道:“这里可是市区,除非吴承光派杀手过来,或者孙玉麟比我还疯,否则打死他也不敢动手,走吧!让剩下的小娘们都回去吧!”
“小茹!让人全都出来,你留下就行了……”
孙玉麟只带着女助理下了车,不过女助理不叫小茹,而是茶社中的一位美少妇,美少妇让店员们都去院子里坐着,还有几名保镖先一步到达,拿着检测设备站在了门口。
“妈耶!这女的好像郑萍萍啊,我差点以为见鬼了……”
丁寡妇吃惊的打量着美少妇,美少妇看上去很斯文内敛,不过孙玉麟还是非常谨慎,首先把自己的手机交了出去,然后让保镖扫描全身,赵官仁他们也都跟着照做。
“保镖就在大厅等着吧,我们去办公室……”
孙玉麟熟门熟路的往里走,四个当家的寡妇跟在赵官仁身后,还有曾经双芯伴麒麟的胡芯蕊和江芯,以及吴承光的前妻蒋涵,一共七个女人进来了,一路走到最深处的办公室。
“小茹!给客人上茶……”
孙玉麟推门走进办公室的里间,赵官仁点了根烟靠在墙上看着他,只看他打开了一只陈旧的保险柜,从最底部拿出个上锁的铁盒子,捧着铁盒走到茶座前坐了下来。
“各位请用茶……”
老板娘端着茶盘走了进来,一身银白色的长袖旗袍,优雅的蹲在茶桌边分发茶杯,还上了好几盘精致的茶点。
“没想到啊!”
孙玉麟拿起一块点心丢在嘴里,打量着胡芯蕊笑道:“金永岩!我捡了你两双旧鞋穿,如今风水轮流转,你居然也捡了我的一双,骚蕊十九岁就跟了我,但心思太重,不喜欢!”
“哼~玩腻了就玩腻了,少鸡蛋里挑骨头……”
胡芯蕊端起茶杯翻了个白眼,但赵官仁却打量着老板娘,笑道:“看到老板娘我才明白过来,你都是按照萍萍的模样找的女人吧,小骚蕊跟她也很像,还有外面那个小嫩模!”
“妈哎!你一说还真是哎……”
几个女人都吃惊的打量老板娘,而孙玉麟打开铁盒无奈道:“其实我一直忘不掉萍萍,总想找个能替代她的人,这是我跟萍萍唯一的合影,当年她说想开在这一间茶社,我就为她开了!”
孙玉麟从铁盒中拿出了一张照片,盒子里还有些单据和资料,之前拍照的通话详单也在其中,而照片上是他搂着郑萍萍,郑萍萍的脑袋靠在他肩上,两人站在一座湖边微笑。
“孙总!我就在门外……”
老板娘很识趣的走出去关上了门,谁知孙玉麟忽然流出了眼泪,仰起头泣声道:“我今晚看到萍萍了,她一直对我笑,或许是见到我跟金永岩坐一块,化解了十七年的误会,她也很开心吧!”
“郑萍萍真不是你杀的吗……”
丁寡妇等女惊讶的看着他,孙玉麟突然拍着茶桌狠声道:“她是我唯一真心爱过的女人,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为她报仇雪恨,今晚……我会把实情都告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