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貧僧不想當影帝 線上看-第533章 溫故而知新讀書

貧僧不想當影帝
小說推薦貧僧不想當影帝贫僧不想当影帝
《三国》拍摄于四年前的冬天,当时,许臻刚上大一。
毫无疑问,这部电视剧对于许臻而言,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作品。
《三国》不仅为他带来了玉兰奖的荣誉、知名度的飙升,同时也带来了业内业外的广泛认可。
这种认可,增强了他的信心,让他由衷地相信了自己是一个好演员。
而自信的力量是极其强大的。
许臻很庆幸自己能来参加《声声入耳》这档节目,能让他有机会回顾过往,重新审视一下从前的自己。
随着自己阅历的丰富和理解能力的提高,回头再看以前的表演,确实能从中体会到很多东西。
实话实说,他知道自己在这部剧里的表现并不算很好,表演技巧不够成熟,人物塑造上也略显脸谱化。
正如当时很多网友的评论,周瑜在剧中基本上是从头到尾冷着张脸,一副眼高于顶的狂妄模样。
不过,当初他演不出这个角色的层次感和细腻感,不代表现在也演不出。
为准备这次的配音表演,许臻翻出了当年写的人物小传,从主客观两个视角,重新理解了周瑜这个角色。
他要试着,为这个角色注入灵魂。
……
大屏幕中显示的片段,出自东吴假意与刘备结亲的这段故事。
今天開始做蛇女
刘备此时已来到了江东,依照诸葛亮的计谋,将结亲之事闹得大张旗鼓、满城皆知,孙小妹的生母吴国太大为恼怒。
孙权与周瑜秉烛夜谈,商议的便是此事。
此时,在录音区。
许臻与画面中的周瑜一样,斜倚在沙发上,神情相当放松。
他从录这期节目开始,为“冷面杀手”立了个轻狂、倦怠、泰然自若的人设,实际上就是在为演周瑜找感觉。
茶室里,孙权焦躁不安、神情烦闷,而周瑜却低垂着头,不紧不慢地道:“此事需得向太夫人如实禀报。”
“告诉她招亲是假,拘押刘备、逼还荆州是真,这亲是绝不可能结的。”
他的声音气腔很重,清清冷冷,虽然中气不足,但却莫名有种高深莫测的信服感。
“太夫人若是怪罪,主公大可将一切都推到我的身上,”周瑜若无其事地悠悠道,“就说‘结亲’之事是公瑾一手谋划,你毫不知情。”
“太夫人要骂,你就跟着她一起骂我好了。”
在他对面,孙权听到这番话,脸色顿时有些难堪,道:“我不是要推责……”
“我得给太夫人一个交代。”
“你说结亲是假……那,万一要是要不回荆州,此事该如何收场?”
“要回?”周瑜抬起头来,语气中带着几分似笑非笑的戏谑,道,“要怎么可能要得回。”
“我从来没指望能用刘备把荆州换回来。”
说话间,周瑜重新垂下了头去,冷笑一声,沉声道:“早在刘备起行之时,我就已密令六万大军向荆州开拔,此时大军已至巴陵。”
这一刹那,一阵突兀的背景音忽然响起。
坐在他对面的孙权猛地站起身来,愕然叫道:“你要对荆州动兵?”
“你……你不怕激起孙刘两家的大战吗?!”
面对孙权的质问,周瑜用手杵着坐席,从容站了起来,忽然拔高了声调,厉声道:“我要的就是与他们大战!”
他一挥衣袖,背过手去,毫不避讳地正视着孙权,提着气道:“如今刘备已到建康,荆州群龙无首,正是开战良机。”
“我早已做好了万全准备,吕蒙、甘宁、蒋钦在巴陵秣马厉兵已三月有余,如今将士们斗志高昂,恨不得即刻与刘备大军决一死战!”
说话间,他的语气中洋溢着自信,朗声道:“此战……必胜!”
然而,孙权听到他这番话,却没有赞同,眼中露出了既错愕、又忌惮的神情。
他强压着胸腔中的情绪,道:“此番,名为招亲,实为开战,以自己的妹妹作诱饵请君入瓮……”
“做出此等事来,江东群臣会如何想?天下人又会如何想?”
“呵,江东群臣……”周瑜嗤笑道,“只要夺的回荆州,江东群臣只会额手称庆,谁敢说一个‘不’字?”
“至于天下人……”
周瑜微微垂下了眸子,声音略显低沉地道:“主公如果担心天下人非议,大可在取得荆州之后,将全部罪责都推到我的头上,用我的项上人头堵住悠悠众口。”
漸漸下沈的毒
说着说着,他的语气中竟带上了几分笑意,道:“如果我周瑜这条烂命能换得了江东三十年太平,那我也就含笑九泉了。”
他说完这番话后,茶室中一片死寂。
周瑜见孙权半晌无言,拱手道:“主公若无异议,瑜今夜便启程前往巴陵,统帅大军西征!”
说罢转身便欲离去。
“且慢!”
直到这时,孙权才终于开了口,道:“此战,我不允。”
周瑜停下了离去的脚步,回过头来,问道:“为何?”
孙权神色复杂地看着他,道:“这一战即便能取得城池,也必然是惨胜,倘若曹操此时乘虚而入,又该如何应对?”
“孙刘联盟不可坏,此时决不可与刘备开战……”
酷酷的女仆和大小姐
然而他这话刚一出口,周瑜立即反驳道:“这时候还要什么‘孙刘联盟’?”
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薄怒,急切地道:“赤壁一战,曹军新败,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根本无暇南顾。”
“眼下正是奠定荆襄局势的天赐良机!”
他越说语速越快,以至于气息明显不稳,道:“江东基业之稳固、此后百年之兴衰,全赖此一举……”
传承空间 小说
再見鍾情,首席愛妻百分百 秦若虛
“江东战和大计不是由你来决定的!”但他这番话还未说完,便被孙权厉声打断。
孙权的眼中满是怒意,叫道:“先兄一直视你为手足臂膀,让我‘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
“如今你就是这么胡乱用兵,逞匹夫之勇的吗?”
“我看你是被南郡的惨败冲昏了头,急于雪耻!”
周瑜听到这番话,神情明显地一怔。
他踉跄着向后退了半步,刚刚眼中的意气风发陡然散去,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
“呼……呼,呼……”
画面中的周瑜许久没有说话,扬声器中只能听到他急促而颤抖的喘息声。
半晌,他垂下了头,单膝跪于孙权身前,恭恭敬敬地拱手道:“是臣僭越了。”
周瑜的声音低哑,平静得不带丝毫感情,道:“臣……向主公请罪。”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了一枚兵符,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身前的案几上,轻声道:“兵符,奉还主公。”
说罢,他不等孙权回应,直接站起身来,洒然转身走出了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