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起點-第五百五十四章君子不強人所難相伴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大少看着驻足在龙台下的宋清,双眸中的精光一闪而逝。
“武义王,你多虑了,黄历上今日虽然是黄道吉日,可是兵器也是有所区别的。
对于那些胆敢不服王化的敌人而言,将士们手里的兵刃自然是不祥的东西,可是对于朕这位大龙的当今天子来说,将士们手里的兵器则是保家卫国的屏障。
将士们从戎卫国,他们手里的兵刃自当也是从戎卫国之兵刃。
逆袭王妃
朕身为一国之君,上承天道,下顺民心,兵刃之不吉,对于朕而言可谓是无关痛痒,无须在意。”
“陛下恕罪,是太过臣大题小做了。”
“哎,武义王无须自责,你身为禁军都统领,此言也是为了朕着想,何罪之有?
你的好意朕心领了,先行归位入座吧。”
“是,臣领命。”
宋清神色恭敬过得行了一礼,不疾不徐的朝着自己的位置走了过去。
段定邦他们一众将领先是看了看宋清走向自己位置的背影,继而又看了看龙台上的柳大少,眼底的激动之意更加的明显了。
他们心里面原本渐渐平静的心情,此时此刻瞬间又变得热血沸腾了起来。
“定邦,吕晨,葛公禄……尔等无须在意,直接去取自己的兵刃就是了。”
“是,臣等领命。”
段定邦他们一众将领语气豪迈的回了一言,再次联袂朝着勤政殿外走去。
柳大少看着他们的背影,轻然一笑侧首朝着已经跪坐在软垫上面的宋清看去,对着已经望向自己的宋清动作微不可察的颔首示意了一下。
宋清见到柳大少的举止反应,淡笑着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尖,颔首低眉的将手里的朝笏放在了双腿之上。
兄弟两人之间如此心照不宣的动作,自然就可以看出宋清之前的谏言不过是兄弟俩串通一气好的罢了。
片刻之后,段定邦他们一干将领手中提着五花八门的兵刃再次折返到了殿中。
“启禀陛下,臣等已经将兵刃带来,请陛下过目。”
柳大少眼神好奇的在一群将领手中的兵刃上一一扫过,目光最终定格在了段定邦手里的兵刃上面。
这是——方天画戟?
柳乘风,柳柳承志,柳菲菲他们兄弟姐妹几人眉头一挑,看着段定邦手里的兵刃眼中也露出些许惊奇之色。
小可爱跪坐在龙台左侧,正神色慵懒的扣弄着自己的指甲缝,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段定邦手里的方天画戟之后,扣弄指甲缝的动作微微一顿。
小可爱自然而然的放下了一双玉手,玲珑的皓目炯炯有神的看向了段定邦手里的兵刃,双眸深处的惊疑之色一闪而逝。
屈指把玩着自己腰间的鱼袋,小可爱的眼睛若有所思的转动了起来。
什么情况?难道这把方天画戟才是段定邦这家伙的主战兵刃?
倘若如此的话,岂不是说那天他在新军大营里使用的横刀只不过是他的备用兵刃罢了。
小可爱的双眸微眯的沉吟了片刻,眼前浮现起多日前自己兄弟姐妹几人在新军大营里发生的一幕幕场景,最终似有明悟的轻点了几下臻首。
是了,怪不得这家伙那天的抵挡着自己攻势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硬呢,原来这把方天画戟才是这家伙真正善用的兵刃,而那把横刀只不过是他的备用兵刃而已。
似是明白了什么,小可爱盯着段定邦手里打量了几眼,原来有些诧异的目光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模样。
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小可爱继续百无聊赖的扣弄起了自己十指上的指甲缝,仿佛里面有很多污秽似得。
柳明志握着剑柄直接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缓缓地朝着龙台下面走去。
“定邦。”
段定邦双手紧握方天画戟,恭敬有加的行了一礼。
“臣在。”
“能够使用方天画戟这等兵刃的将领,朕亲自统兵多年,所见的人也不过一手之数呀。
小說
使用这等兵刃的将领,要么是个中高手,要么是庸才。
而你既然敢使用这种兵刃,想来自身的功夫底子不一般呢!”
“回陛下,臣的功夫乃是臣的恩师教导给臣的,而这柄方天画戟亦是臣的恩师多年之前传给臣的兵刃。
臣六岁开始修炼武功,十二岁遇到了自己的恩师,十四岁方从授业恩师那里学来了一套大开大合的戟法,至今修习了已经六年的岁月了。
臣这些年来一直在静心研习兵法一道,很少与江湖武林中人交过手,故而也不知道自己的功夫底子如何。”
柳大少眉头一挑,抬头望着段定邦手里寒光闪烁的方天画戟仔细的审视了起来。
元婧 小說
“哦?朕很好奇定邦你师从何人?”
段定邦听到柳大少颇为好奇的问题,脸色不由的一囧。
“这——这——”
柳明志下意识的低下头,将目光看向了神色犹豫不绝,欲言又止的段定邦。
“怎么,不方便说。”
“回陛下,臣昔日学成归来后曾经答应过自己的恩师,在臣出师之后不得透露恩师的高姓大名。
一方面是臣的授业恩师,一方面是陛下您,自古忠孝两难全,还望陛下体谅臣的难处。
因此臣斗胆不能回答陛下的问题,请陛下恕罪。”
段定邦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心神紧张不已的微微垂下了自己的目光,不敢再去看柳大少看着自己的目光。
柳明志双眸微微眯起,盯住段定邦的眼睛若有所思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看着段定邦平静坦然,却又夹杂着紧张之意的双眼,柳明志淡笑着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想来你的恩师定然是一位不喜抛头露面的隐世高人了。
自古多有隐士高人喜欢隐居在名川大山之中悠闲度日,关于这点朕也是有所了解的,自然可以体谅你的难处。
也罢,君子不强人所难。
天 域 神座
既然你与你的恩师他有约定在先,朕也就不强迫你说出自己恩师的名讳了。”
“臣段定邦,多谢陛下体谅,万岁万万岁。”
柳明志轻然一笑,轻轻地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来,让朕看看你的兵刃。”
这一次段定邦并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把自己手里的方天画戟递到了柳大少的手里。
“陛下,请过目。”
柳明志单手接过段定邦递来的兵刃,随手挥舞了一下,凌厉的破空声瞬间回荡在大殿四周。
“真是一把好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