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第1417章 天劍無名,葉孤辰的因果,劍道神話,獨孤劍神!展示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小說推薦開局簽到荒古聖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君逍遥暂时停了下来。
这才发现,自己好像的确有那么点过了。
毕竟就几十把传承剑器。
君逍遥一人就炼化了十多把。
也难怪剑七坐不住。
剑七暗中神念传音道:“君逍遥,给我剑冢一个面子如何,收了神通吧。”
现在的剑七,就好像是自助餐馆的老板。
君逍遥就是一个填不饱的大胃王。
再这样下去,店都要被吃垮了。
剑冢的传承,说不定就要终结在君逍遥手中。
那传出去,剑冢无疑会成为一个笑柄。
堂堂生命禁区,结果连根都快被人给刨了。
“就当我剑冢欠你一个人情。”剑七继续道。
他也知道,君逍遥背景雄厚,可能没有那个兴趣加入剑冢。
但剑冢毕竟是十大禁区之一,这个人情的分量可是很重的。
君逍遥微微一笑,倒也没那么不识趣。
事实上,他对剑冢观感还不错。
剑冢从未参加过大动乱。
而且叶孤辰也应该和剑冢有颇深的渊源。
君逍遥也想和剑冢打好关系。
毕竟十大禁区,不一定要全部得罪,那对君逍遥并没有任何好处。
如果能得到几方禁区的友谊,说不定以后还能发挥大作用。
君逍遥向来是喜欢未雨绸缪,提前做好规划的。
看到君逍遥总算是罢手了。
剑七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以君逍遥的表现,加入剑冢简直是绰绰有余了。
甚至于,已经足够让剑冢拉拢了。
其他人,都是求着拜入剑冢。
君逍遥,则是剑冢想拉拢,却得不到的人物。
至此,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君逍遥和叶孤辰,都是拔出了剑冢的剑。
農音 小說
和君逍遥不同。
在叶孤辰眼中,只有一柄剑,就是那柄刻着求败两字的木剑。
在手握这柄木剑的时候,叶孤辰感觉,自己像是握住了整个世界。
下一刻,惊异的事情发生了。
叶孤辰的弑帝剑,竟是主动融入了那木剑当中。
“老伙计,你……”
叶孤辰惊讶。
对一个剑修来说。
陪伴他最久的,不是亲人,爱人。
而是剑。
更别说叶孤辰这等心性淡漠之人,唯有剑才是他一生的执着。
不过,这弑帝剑乃是主动融入。
叶孤辰眼中带着一抹释然之色。
“老伙计,你没有消失,而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我。”
叶孤辰一手拂过求败剑。
明明只是一柄有些龟裂腐朽的木剑,却感觉蕴藏着世间最凛冽的锋芒。
这……是谁的佩剑?
而这时,君逍遥也是露出一抹思忖之色。
剑已经拔出来了。
剑七曾说过。
在天剑峰,还有一柄特殊的剑。
如果能够引起那柄剑的共鸣。
就有资格成为剑冢传人。
可那柄剑在哪里呢?
就在这时,整个天剑峰,开始轰鸣颤抖起来,似乎要坍塌了。
剑七见状,眼中也是露出一抹了然。
他单手一拂,一股法则之力席卷而出。
“好了,剑冢历练结束,有资格留在此地的,只有君逍遥和叶孤辰两人。”
“其余人,先暂时离开吧。”
随着他一手拂去。
在场其余人,姬清漪,颜如梦,司徒雪,还有混王等天骄,都是瞬间被传送到了剑冢之外。
显然,接下来的事情,关乎剑冢的秘辛,不可能轻易让外人看到。
当这批天骄被送走后。
剑七的身形也是隐没而去。
整片天地,只剩下了君逍遥和叶孤辰两人。
而这时,天剑峰还在剧烈颤动。
我成了“醜女小姐”的生活
那缠绕在天剑峰上,粗大如虬龙般的锁链,也是震荡不休,发出哗啦啦的金属碰撞声。
“难道……”
君逍遥脑海灵光一闪,瞬间想到了什么。
“叶兄,我想我知道,那柄特殊的剑在哪里了。”君逍遥微微一笑。
叶孤辰微微点头,显然他也有所预料。
整个天剑峰龟裂,山石滚落。
其中显露出来的,赫然是一柄剑!
整个天剑峰,本身就是一柄剑!
也正是那柄特殊的剑!
而那些粗大如虬龙般的锁链,刚好缠绕在此剑身上。
直到所有山石滚落。
这把天剑的真实面貌,才彻底显化了出来!
“仙器……”
君逍遥喃喃自语。
他之前还疑惑,以九天禁区的底蕴,应该不可能没有仙器才对。
现在,剑冢的仙器,终于显露了出来。
正是他们脚下的天剑峰!
“呵呵,过去多久了,又有能唤醒老朽的人出现了。”
这时,一道平和的声音忽然响起。
君逍遥和叶孤辰一眼看去。
虚空之中。
一道略有虚幻的身影显化而出。
那是一位身着素白麻袍,身形有些佝偻的老者。
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却总给人一种不动如山,沉渊如海的感觉。
其气息,比星空还要深邃!
强大!
这是君逍遥的第一感觉!
这位老者,实力非同凡响!
绝对远超一般的大帝,到达了一种极为高深恐怖的境界!
甚至可以说,是剑冢的底蕴!
能成为底蕴的,绝对都不是凡俗!
“老朽名叫无名,你们也可以叫我……天剑无名。”
名为无名的老者笑呵呵道。
“天剑无名……前辈莫非是……”君逍遥一愣。
“没错,老朽便是这天剑的器灵。”无名淡淡道。
君逍遥恍然。
果然如此。
仙器之灵,亦可成为底蕴般的存在。
“咦……你是诛仙剑主?”
无名看向君逍遥,带着一抹讶异。
他从君逍遥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气息。
是诛仙剑残留的气息。
君逍遥微微一笑道:“我的确曾执掌过诛仙剑,不过现在诛仙剑在我父亲手中。”
在打终极厄祸时,君逍遥头悬三世棺,手掌诛仙剑,镇杀厄祸。
不过后来,君逍遥把诛仙剑给了君无悔。
无名微微点头道:“原来如此,君家诛仙四剑,的确威震诸天,上斩仙佛,下斩阎罗。”
君逍遥都是有些讶异,没想到天剑无名对他们君家诛仙四剑评价这么高。
“也难怪你能通过剑冢的考验了。”
无名说着,又看向叶孤辰。
他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怀念之色。
“一切,皆有定数,你还是回来了。”
“我回来了?我到底是谁?”叶孤辰问道。
在握住求败剑的时候,他隐约有种感觉,却无法确定。
还有那道在意识中,顶天立地,仗剑弑天下的身影。
到底是谁?
君逍遥也是露出一抹感兴趣的神色,在聆听。
无名微微一叹道。
“仗剑天下,但求一败,我剑冢之所以能位列十大禁区之一,那位功不可没。”
“谁?”
叶孤辰眸光凝聚。
无名语气一顿,道。
“剑道神话,独孤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