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ptt-第1018章 新人新語,有人喜歡得緊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倡导对第三世界的债务,采取减免措施,自然不是因为他闪现出圣光了,从特别是米国和英国金融界的强烈抵制现象,就能多多少少地品味出来,归根结底,还是利益博弈。
现在西德已经成为不可否认的欧洲经济发动机,实力提升了,自然想在长期以来的米帝控制下,挣扎出一些空间,好施展大欧洲的抱负;像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领导的德意志银行这样的商业机构,同样也要真正闯入国际舞台,占据一席之地。
可问题在于,扭腰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轴心已经把最符合自己利益的金融枷锁打造好了,岂容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打着什么,对第三世界的债务,采取减免措施,不仅出于道义上的原因,而且也符合债权人长远利益的旗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地挑战?
另一方面,比如墨西哥总统米格尔·德拉马德里,倒是在世界银行的会议上,响应了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的倡导,就墨西哥所面临的灾难性的经济形势,大倒苦水,可看不到什么效果啊。
所以,目前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面临的压力,真的很大。
其实,从某个角度审视,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和高弦各自正在做的事情,本质上很相近,都是尝试打破旧有的不合理秩序,为自己那个有归属感的群体,建立起最符合长远发展利益的机制。
于是乎,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和高弦的交情里,除了利益之外,也有几分惺惺相惜。
不过,高弦清醒的很,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远远比自己玩得大,这是各自背靠的大本营所决定的,香江的实力怎么可能和西德相提并论呢,所以,那就不要陷入超乎所拥有本钱的博弈当中,而是用独特的优势,来闯出一片天地。
彼尔德伯格会议开始后,高爵士便本着这个策略行动。
第一天,彼尔德伯格会议的日程是讨论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的问题。
有一说一,彼尔德伯格会议在细节方面的安排很利于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会后只有摘要,内容不和具体某个人挂钩,避免了宝贵的会议时间被派系之争消耗掉,而且相关文件属于机密,很符合精英们的口味。
道界天下 夜行月
与此同时,能从这个会议得到多少好处,就看包括记性、交际等等在内的个人能力了,等与会者回到自己的地盘后,想用此类诸如内部情报之类的资源,随便用,只要不打着官方旗号就行。
在第一天的会议上,每个与会者有十分钟的演讲时间,轮到高爵士的时候,彼尔德伯格会议领导委员会主席,英国退休官员和银行家埃里克·罗尔男爵,特意介绍了高弦的来历。
对此,高弦自然明白什么意思。
彼尔德伯格会议是环北大西洋这一片自诩为世界中心的欧美精英的圈子,来自亚洲香江的高爵士,是被一些大佬们举荐进来的,从英国那边的关系,倒也能讲得通,但总要亮出让大家认可的干货吧。
如其所言,高爵士在演讲当中,自然优先让在场众人明白,自己有什么本钱,而且对他们还有莫大的吸引力。
比如,高弦提出了一个观点,全球经济发展极不平衡,不发达经济体为没钱发愁,发达经济体则不时地被经济危机困扰,而经济危机效应还会扩散出去,让属于夹心层的经济体,也饱受煎熬。
就拿一九八零年代初的全球经济严重衰退来讲,米国确实已经走出了困境,但拉美地区的经济体,还在因为这种扩散效应,而苦苦挣扎。
尽管经济学家们提出了很多理论和建议,正府官员们也为应对经济危机没少付诸努力,但阵痛期又是一个问题。
其实,有个一力降十会的法子,那就是,做出更大的市场,用新的容纳空间,来破解各种经济要素纠缠到一起、乱成一团、几乎理不出头绪的死局。
现在就有一个世界急需的庞大崭新市场,摆在大家面前,而香江就是这个进军庞大崭新市场的桥头堡。
说到这里,高弦自然顺便简明扼要解释了自己正在推动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升格为香江金融管理局的前因后果,一个更好的国际金融中心,能给大家带来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
这一套说辞放出来,在场众人当中那些对高爵士不了解的与会者们,还真买其中逻辑的账。
可以,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未来的香江金融管理局总裁高爵士,确实有资格坐到这里!
在演讲结尾,高弦把自己的思路扩散了一下,让现场气氛不由轰动了一下。
广场协议后,日元、西德马克等货币对美元大幅升值,已经对各自经济体的出口,产生了越来越显著的负面影响,这时候,找个能够容纳压力的市场,不妨是个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以一本出口为例,当前对其而言,可操作难度相对最低的市场,是东南亚市场;再以西德出口为例,如果由西德完成两德统一,那西德也就多了容纳压力的更大空间。
这些话可称得上惊人之语了,别看“老剧本”里没过几年,两徳统一了,但当前,这个话题仍然极其微妙,至少美、英、法、苏这些当初瓜分德国的当事者,绝不会官方松口;至于西德的精英们,对统一两徳当然想得不要不要了,可就受制于这种极其微妙的局势啊。
谁也没想到,高爵士不经意间,以新人新语的方式,捅破了窗户纸。
在现场或惊讶、或窃喜,等等不一的反应当中,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揉了揉硬生生地不露出微笑,而憋得有些发酸的脸庞。
高爵士可真是不管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人物啊!
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当然不会提前知道高爵士的具体演讲内容,也不可能指示高爵士说什么话,也正因为如此,高爵士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捅破窗户纸,所具备的效果,实在太宝贵了。
不过,在场的德国人们精明得紧,对此都默契地不动声色。
比如,西德总理科尔便转移话题地打趣了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一句,新人新气象,高爵士来了,倒是能分走你的一些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