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芝加哥1990-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A+網絡推薦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Come on,安德伍德,你要把时间浪费在玩元音字母游戏上吗?’
‘我很愿意玩,U!认为I!O!U!A!道歉?不不不,你大错特错,U……’
电视机亮着,宋亚抄起手在看,画面是安德伍德零九年为了促成金融改革法案通过,亲上CUU台辩论的录像,本就不擅长急智的安德伍德被对手逼到了死角,他想打岔,不知那根脑筋搭错在全米电视观众面前玩起了英文单词的找元音游戏,还他妈找漏了,直播丢人。
他的公众形象本就一般,以前总躲在铁票区扬长避短,甚少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突然弄出一次灾难级的演出,在网上被各路视频好手剪辑玩梗,充当好长时间的笑柄人物。
不过现在他的音容笑貌落在宋亚眼中,只有悲伤缅怀的情绪了。
“你该出发了。”
斯隆女士进门提醒。
“你还在研究安德伍德?”宋亚没有动,反问。
这里是斯隆在华盛顿住处内的安全屋,伪装入口、密码门、应急食物、发电机等‘末日物品’一应俱全,很小,电视机周围堆着很多碟片甚至老的盒式录像带,和安德伍德有关的不少,都被斯隆一一编号做了标记。
很明显,斯隆也不否认,“那名特勤局探员,林肯巴罗斯到现在仍拒绝认罪,他坚持他没有枪杀安德伍德,这件事很蹊跷。”她说。
“别查了,安德伍德已经去世一年了,米国副统领被枪杀这么大案子,如果能被你独立查出真相,那么米国执法机关早就查到了。”
宋亚劝她,“如果你查不出来,那么他的幕后势力就……总之被发现你在私下调查,对我们都没好处。”
“我没那么有正义感,就当玩解谜游戏咯。”
斯隆当然清楚其中利害,冲电视机努嘴,“你看出了什么?”
“安德伍德不擅长竞选,不擅长讨好公众,这点我们老早就一清二楚了。”
爆萌小仙
宋亚说:“他是个野心勃勃,有仇必报也心狠手辣的人,而政客想避开竞选登上那个宝座……先成为副统领是唯一的路,就像接替肯尼迪的林登约翰逊。”
“不错,你的好脑子还没有被酒色掏空。”
斯隆称赞,“真可惜,失去安德伍德对我们的影响力是个打击。”
“人死不能复生,别遗憾了。”宋亚劝道。
“今年他遗孀克莱尔想继承他的选区?竞选联邦众议员?你会支持吗?”
“当然。”
“OK……还有,这任做完我就会辞职,我受够这里了。”斯隆又说。
被女裝大佬侵犯了~蕩夫變成了小碧池?!
“随你,你开心就行,如果回商界……再帮我去打理利特曼传媒?董事长职位还给你留着呢,你不在,这四年可把我忙坏了。”
宋亚回答。零八年,利特曼传媒旗下光一个霍顿米夫林出版社,在零八年前通过数起教育出版业内大并购把市值干上了一百亿,但随着次贷危机爆发连年巨亏,如今只剩下巅峰时的三分之一,幸好OpenDiary网站在自己亲自指挥下转型顺利,超超额弥补了出版业的损失。
“忙?”
斯隆表示不信,“对了,你和那个小女友……英迪娅埃斯利关系维持得挺长嘛,怎么,打算收心了?”
“咳咳……”收心?不存在的,宋亚咳嗽。
“我发现你的口味多年没怎么变化,更喜欢脸蛋有小动物感的……”
斯隆看了眼手表,“不聊了,快出门吧,来不及了。”
“嗯。”
宋亚和她拥抱,行贴面礼,二零一二年了,自己快四十岁,她也五十岁了,美人迟暮,当年白到发光的烈焰红唇轻轻触碰,就能感觉到厚厚的妆粉和脸上的细纹。
“可惜这次不能陪你到现场。”
当然,她依然很瘦,气质依然干练、锐利,随着时间的沉淀又多了几分从容优雅,一路相送,临出门时她出言打趣:“所以……放机灵点,Boy。”
“如果现政府教育部长坐在我身后,象党那帮参议员可要乐疯了。”
宋亚笑回。
又是一个大选年,象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再次将自己这个米歇尔王朝的大金主送上了参院听证席,就是今天。
“交给你了琳达。”斯隆对门外等着的琳达笑道。
“放心吧。”琳达倒是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个黑水桶大妈,体态更臃肿,步履更蹒跚了一些而已,她已经从唱片公司的管理岗位上退了下来,“BOSS……”
“又要麻烦你了琳达。”宋亚和拉开车门的消音器点头,快步钻进车里。
“哪的话,我很荣幸。”
凯迪拉克驶入国会山,和已经在那等待的庞大律师、幕僚团队汇合,“哈!皮埃尔!”他和迎上前的皮埃尔萨顿亲切握手,直播的听证会,他想身边的黑人多一些,当年皮埃尔就表现不错,在听证会上帮了尚算稚嫩的自己很大忙,“好久不见。”
“是啊,您一点没变APLUS先生。”
曼哈顿帮,内城广播公司系的皮埃尔老了很多,“我们进去吧,要开始了。”
“好的。”
迈着坚定的步伐,宋亚被前呼后拥着走向参院听证大厅,路上还不时遇到熟人,比如仍在波士顿干联邦众议员的前王牌主播戈登。
“APLUS先生。”
“议员先生。”
戈登在零八年的大经济危机后政治光谱重新往右回归,比较中间的路线不怎么受选民喜欢,今年连任选战应该会很辛苦。
[烤肉包]和豆角
不过那不是宋亚关注的问题了,对自己,戈登一直保持着感激,在众院配合得也很积极。
当然宋亚的钱也没断过。
不是谈话的场合,两人仅寒暄了几句。
“詹妮?Hi!”
在新闻署的詹妮正站在大厅门外和同事交待工作,不过国会山不算她平时的工作范围,出现在这应该是故意的。
“Hi,APLUS。”
更不能表现出常规范围以外的亲热了,詹妮是这届政府里的‘大明星’,工作场合无数双目光盯着,公开场合下更是镜头喜欢捕捉的对象,发言、穿搭各种上新闻。
“你很准时。”
詹妮把门推开,一直稍显丰腴的她非常抗衰老,风韵犹存。
由于担任了公职,两人的孩子拉姆斯就难免曝光了,她用了朱迪福斯特一样的借口,领养的海地孤儿搞定。
“回头联络。”宋亚悄悄冲她眨了眨眼睛,阔步入内。
时间掐得正好,参加听证会的参议员已经到齐,但还没落座,宋亚一行人一到场,记者们的快门立刻响了起来。
他在作证席中间,自己的姓名牌后坐下,还是老样子,琳达坐在他身边,律师在另一边,这种场合一般不会让宋则成露面,皮埃尔萨顿也一样,在他后方预备着随时提醒各种细节。
“等等,这一幕……”
米联社编辑室,老主编看到前方发回来的现场照片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九……九六年?当时APLUS参加国会听证的老照片存档还在吗?”他问编辑。
“如果有肯定在的。”编辑敲击键盘,很快在图片数据库里找到了十六、七年前的新闻照。
“哇哦,黑法老那时可真年轻啊……”
老主编看着图片连声感叹,当时的黑法老才二十岁出头,双手规规矩矩放在桌上,眼睛瞪得老大直视镜头,目光带着些天真、好奇以及强装的成熟镇定,也比现在的他帅气很多,身边依然是琳达和白人律师……
当时的律师还是哈姆林,但律师的变更不是编辑关注重点。
“那时候APLUS就很有钱了吧?”编辑问。
“嗯,当时网景好像刚上市不久,非常火,大家都用网景的浏览器,你们年轻人不懂。”主编点头。
“咦?后面的女人是教育部长斯隆吗?”编辑从后面的皮埃尔萨顿身边发现了猛料。
“斯隆女士一直是他的人……呃,不用这张。”
主编挑了张斯隆没入镜的,又在今天的新照片中挑好照片格局类似的,“做个对比注释,发出去,抓紧时间。”
编辑们领命开始工作,PS照片的PS照片,找资料的找资料,很快,两张照片被裁剪成宽幅,上下对比放在一起。
1996年,APLUS在听证会,年龄:21,个人财富:五亿米元。
2012年,APLUS在听证会,年龄:37,个人财富:四百亿米元。
下面那张的黑法老脸已经胖了一圈,人比当年显得油腻很多,但大亨派头尽显无疑,他不再管镜头,一直低垂着眼皮看向桌上的文件,无名指指肚按在纸质文件上,独自思索着什么,完全无法从神态上看出任何情绪。
“全世界还没从金融危机走出来,这些富豪反而更加有钱了。”一位编辑看着四后面的一串零吐槽。
“嗯。”主编不想谈论这个问题。
台上零八年代表象党输掉选举的麦克恩参议员在念稿,宋亚边将文件在桌上滑动,边专注的听着。
几分钟后,质询环节开始,“APLUS,我这里有一份文件,上面显示现任大统领的竞选团队在零七至零八年期间,从你旗下利特曼传媒的一个互联网咨询部门购买了一种叫做‘网络数据咨询’的服务,用以辅助竞选,你能确认其真实性吗?”一位象党参议员举起份文件,提问。
身边的律师将相关文件和‘正确答案’推到面前。
“是的,我确认,参议员先生。”宋亚凑近麦克风回答。
“根据选举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的调查,你的互联网咨询部门调用了大量YAHOO搜索引擎的数据,其中包括用户资料、搜索关键字等涉及个人隐私的内容……”
“说调用不准确,用基于互联网公开信息检索技术更合适一些参议员先生,利特曼传媒非常注重保护用户个人隐私,更不可能侵犯它,这是我们的义务。”
“哈哈,鉴于你当时也持有YAHOO公司的股票。”
极品鉴定师
“我只是小投资人,从未在YAHOO公司担任过任何职务,双方仅是商业合作关系。”
零九年宋亚配合卡尔伊坎等YAHOO股东疯狂搞事,成功逼迫YAHOO同意了微软四百多亿刀的溢价收购,拿钱开溜,“而且现在也全部退出了,参议员先生。”
如果后面不陪微软和首富大人作死去挑战康卡斯特的罗伯逊家族,那一切就太完美了,宋亚略微有些懊悔,“什么?我没听清,抱歉参议员先生。”
“我是说,你和利特曼传媒深度参与、操纵了零八年大选,你承认这一点吗?”
“不,参议员先生。”
“A……宋先生,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利特曼传媒旗下的OpenDiary目前已是米国人最喜欢登录的社交网站之一,你们还是全球最大个人博客、社交小游戏和基于话题和兴趣分类的网络交流社区,同时,OpenDiary还未其他网站提供账号登录验证服务,目前的市占率是……”
“没错。”
“你旗下Palm公司拥有的Beats网站目前是全球第二大在线音乐商店以及第一大音乐交流社区和唱片数据库。”
“是的。”
“你把这些数据用于竞选,或者用于辅助推送竞选广告给目标人群了吗?想好再回答我。”
“OpenDiary和Beats网站都有最严厉的隐私保护条款,我们的一切行为都合法……”
废话,当然用了,而且零八年大选使他更真切的认识到了用这些大数据技术手段的威力,可以左右舆论、大选的威力,但宋亚不会承认,当然也不能直接否认,反正听证会技巧他烂熟于心,“参议员先生。”
“请正面回答我。”
“这是个很难简单回答的问题,参议员先生,互联网是开放的,Web2.0的理念即用户既是网站内容的浏览者也是网站内容的制造者、分享者,用户本身就处在交互或者被动交互的社交行为中,他们主动分享给他人的公开信息,这些信息……”
宋亚开始长篇累牍掉书袋、复读。
“噗呲……”在外面看转播的詹妮看到这熟悉的一幕不由笑出了声,十几年来男人这招真是屡试不爽。
年纪大的元老们思路完全跟不上,他们本来就不懂,再说也不能真的拿一位全球第五大富豪、产业横跨传媒娱乐、互联网、芯片设计、消费电子、酿酒甚至国防分包等领域的新芝加哥财团心头好怎么样,把人拘来无非是为了给现任大统领连任竞选搞破坏,他们也不想难得的时间被浪费,所以很快,他们开始‘诉诸情感’。
“我这里还有一份文件,或者说表格。”
麦克恩又拿出新证据展示,“你和你控制的公司、组织会按照这张表给全米的参选人打分,再结合你侵犯用户个人隐私搜集来的数据,综合判断某位参选者的胜率,然后决定在对方身上投入多少政治献金,是这样吗?”
“这不是事实。”宋亚否认。
“请你重复一遍这个回答,注意记录。”麦克恩诈唬。
“这不是事实参议员先生。”
这张表是斯隆以前弄出来的,支持禁枪加多少多少分,支持种族平权、LGBTQ、女权、移民、堕胎等议题各加多少多少分,参选者是少数族裔、女性、移民、LGBTQ等又各加多少多少分,如果象党没不知用什么手段弄到这张表,自己今天就不可能被迫坐到这把椅子上。
幸好他们手里的表格不是完整版,而且追溯到自己或者自己旗下公司、组织的证据链也不充足,“我不知道存在这么一份表格……其实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它。”
“你在撒谎,在国会听证会作伪证!”
“我保证我没有,参议员先生。”
“呵呵,APLUS,你知道在这里,米国国会人们私底下叫你和你的议员们什么吗?”
“更不存在什么所谓我的议员。”
“A+网络!而你,就是这张肮脏的政治蛛网真正的中心!而不是白宫里的那个人!”
“这个词听起来像是科赫章鱼的劣质模仿复刻版本哈……”
宋亚稍露锋芒反怼了一句旋即举手投降,“我刚是开玩笑的参议员先生,我确实资助了一些竞选活动,但我做的和其他对政治感兴趣的米国白人没任何不同。”
麦克恩也适可而止,没有再穷追猛打。
轻松过关,皮埃尔萨顿和律师中途也没做任何打断提醒,宋亚这才有闲心乔了个POSE,接受围上来的记者们拍照。
“一位非裔富豪资助了非裔大统领,就因为这个,他就被象党传唤到国会山受围攻!污蔑!迫害!”
当晚,拉希达就在ACN主播台一脸悲愤的痛斥,“这就是种族歧视!想想吧,APLUS如果是白人,他会受到这种对待吗?”